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欢迎进入株洲时光 -- 了解株洲从这里开始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 > 正文

旱情抬头,有些稻田禾苗转枯 修水利盘“存量” 各地打响抗旱保卫战

时间:2019-08-21 03:0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网络整理 阅读:

binary_middle (1)

▲ 廖杉林的稻田里,裂缝能塞进拳头。(王军 摄)

山塘见了底,淤泥结成块,沟里水断流,旱情到底还是来了。8月15日至16日,记者深入田间地头看旱情,发现“用水大户”水稻首当其冲。

大汛之后有大旱。今年7月的强降雨,让我市各类水利工程“吃饱喝足”——蓄水量相比历年同期多4成。因此,盘活“存量”保灌溉,显得尤为重要。

“渴”了一个月,禾苗变枯草

“躲过了洪灾,却没逃过干旱。”8月15日,醴陵市石亭镇永红村,51岁的种粮大户廖杉林扒开齐腰深的禾苗,忍不住叹息。

禾苗大多干枯泛黄,稻穗挂着一束束谷子,但谷壳内空空如也,发白的土地里满是裂缝,最宽处能塞进拳头。“正是灌浆时节,渠道断流整整一个月。”廖杉林指着眼前的“枯草”说:“但凡有火苗,这里就能火烧连营。”

从2015年起,廖杉林就在醴陵市均楚镇、石亭镇流转300亩农田种植水稻,这里位于醴陵周坊水库灌区,水源充足,尤其是近几年当地实施了基本农田改造和“五小”水利建设,种田的“硬件条件”还不错。

今年7月,醴陵发生50年一遇的重大洪灾,当地多处水利工程损毁严重。更糟糕的是,周坊水库主干渠发生溃堤。廖杉林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水库管理所,放水仍没个影,300亩一季稻已经“渴”了个把月。

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种一亩田的租金、种子、人工等成本,需要1200元左右,眼下绝收的面积超过100亩,损失肯定超过了10万元。“靠天吃饭,怨谁都不管用。”廖杉林诉说种田人的无奈。

不仅在醴陵,记者走访渌口区、攸县等地发现,土地上长出的农作物大多因缺水出现营养不良,部分地势较高处农田的水稻,即使补上灌溉水也无济于事。为水发愁,成了农户忧心事。

抢修水毁工程,盘活“存货”解渴

天不下雨,灌溉水就得用好“存货”。

醴陵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该市工程蓄水量是去年同期的3倍,有把握撑到晚稻收割,眼下最紧要的是把水往高岸田输送。

该市筹集了500多万元,用于部分乡镇修复水毁工程,同时配备了80多台抽水设备,驰援旱情蔓延区域。

在周坊水库主干渠,4台大型挖掘机来回挪动,用“大吨位”压实新筑起的渠体。这处溃坝发生在8月11日,上游一处溃坝修复后,渠道恢复通水,又因为周边鱼塘涵管堵塞造成新的溃堤。

“我们全所职工上阵,力争17日打通供水渠道。”水库管理所副所长廖干耀说,等到渠体铺上彩条布,他们就会打开闸门给罐区3万亩农田解渴。

渌江穿过醴陵市和渌口区多个乡镇,沿线农田灌溉用水指望着它。上一轮洪峰过境时,位于渌口水电站附近的拦河大坝完全被冲毁,失去拦蓄功能后河流水位相比平常低了5米多。

“11扇自动翻板门被冲毁了6扇,抢修已持续一个月。”渌口水电站工作人员曹慧介绍,该站已对自动翻板门处的杂物清理完毕,新的水泥挡板和支架也浇筑到位,等渌江水位下降到安全区间,他们将设置围堰,重新安装自动翻板门。

事实上,因为前期水利工程蓄水充足,加上种植结构调整、休耕等方面的因素,接下来的农田灌溉相对而言能得到保障。目前,市防办已下发通知,要求各地制定科学的行水调度方案,加快修复水毁工程,开启抗旱进行时。(株洲日报记者 王军 通讯员 余意 实习生 万俏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